赵某氏

【翻译】破冰 第二章

朋友,吃霜铁安利吗?:

Chapter 2:Home sweet home


 第二章:快乐我的家


 


当他回到大厦时已经傍晚了。


 


尽管通知了他的到来,却没在楼道里看见Tony等待的身影,他却并不惊奇,毕竟他很可能还在实验室里。但是当Pepper从电梯里出来,快步走向他,嘴唇因为口红以外的原因红肿,手指在身侧颤抖时,他忍不住绷紧了身体。


 


“Bruce,你回来了,我很高兴!”


 


她走向他,而Bruce感觉到喉咙里的肿块因为她的每一步而越涨越大。Pepper既美得熠熠生辉,又弥散着同样程度的绝望:她的眼神小心翼翼,满脸焦虑,她的身体紧绷,头发不同寻常得乱,就好像今晚她无数次地把手插进头发里梳弄,不在意是否会毁了她的发型。


 


她只是比他上一次见到她那会儿稍微多了点镇静,想到他居然逃离了这里,这个在过去几天一直折磨他,在他脑海边缘游荡的想法,如今猛地击中了他。


 


“发生什么事了?”他询问,挣扎着保持声音平静无波。


 


他想要拥抱她,想要用比区区言语更加深切方式来安慰她,但是Pepper在离他一米处停下了,他很清楚跟随他的冲动走只会让事态变得更加复杂。


 


“Tony,他被神盾逮捕了。”


 


“你开玩笑吗?”


 


Pepper摇头。她深吸一口气,看起来像她准备说些什么,接着她的视线移向前台,接待员正在阅览几张文件,然后她闭上了嘴。


 


“我们先上楼吧。”她说。


 


Bruce点点头,跟着她走进电梯,毫无怨言。就算接待员离得够远,听不到他们说话,他也急切地需要一点个人隐私,毕竟他们谈论的话题太严重。他等着电梯门徐徐关上,才松了一口气。


 


“发生了什么?”


 


远离了那个只知道她是坚定不移的Stark工业CEO的世界,Pepper脸上肃穆的表情裂开了,绝望在裂缝中蜿蜒。


 


“我不知道。这个下午Jarvis警告我Tony在神盾大楼里被发现,Maria Hill逮捕了他。”她的视线停留在他身上。她的眼睛不见湿润,但是Bruce还是感觉到胸中重锤,想起他留她一人面对这一切,没有作为坚强的后盾支持她。“我甚至不知道Tony在那做什么,或者Fury是不是想要降罪于他。”


 


“Jarvis怎么说?”


 


Pepper摇了摇头。


 


“他什么也不想告诉我。他说如果事情真的进展到要上法庭,我知道得越少,越不会受牵连。”尽管很焦虑,她淡淡一笑。“肯定是Tony命他这么说的。”


 


“我也这么觉得。”


 


就当沉默开始让人不舒服的时候,电梯停下来了。


 


Bruce先行,走进客厅,没看见其他队友。


 


“其他人呢?”


 


“Thor还在阿斯加德,Steve和Clint在楼下训练室,Natasha在自己的楼层。”


 


“他们知道了吗?”


 


“没有。我不知道该做什么。我本想问问Clint的一件,但是他毕竟还是神盾的特工,不是吗?”她的牙齿开始折磨她已经红肿的嘴唇。“要是我知道为什么他在那,我起码能就此想出点对策来。”


 


Bruce凝重地皱眉,他意识到了什么。


 


“Schmidt。”


 


“什么?”


 


“他发现了Schmidt。当我昨天打电话给他时,Tony正在入侵神盾局的服务器。他肯定发现了Schmidt在Fury手里。”


 


Pepper的脸骤然变得苍白,他忍不住走上前,想要支撑她。


 


“他还活着?”她问Bruce,声音嘶哑得仿佛有人掐住了她的喉咙,就像说话是件很费劲的事。


 


“是的。当我们攻破Tony被绑架的九头蛇基地时,我们发现他被冻成了冰人。显然,血清帮Schmidt撑过了冰冻,因为当神盾局把冰融化后发现他还活得好好的。”


 


他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Pepper看起来更加苍白了。


 


“他要杀了他。”


 


不需要澄清。Bruce感觉到心跳加速,浩克在他神智边缘咆哮。


 


“你确定?”


 


一个愚蠢的问题,他已经知道了问题的答案,因为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原因会促使Tony潜入神盾局,但是冷血地杀掉一个囚犯跟殊死搏斗不同。他们没有处于战场,Tony也不是一个杀手。


 


Pepper深呼吸,接着摇了摇头。


 


“我见过他做了什么。”她艰难地吞咽。“当你离开后,我要求Jarvis给我看Tony与Schmidt之间的录像。Tony喝得比以往更加烂醉,就像他想用酒精谋杀自己一样,而我不知道该如何帮他。然后,Jarvis给我看了。给我看那混蛋对Tony做了什么。”


 


她的声音破碎,Bruce制止自己问出脑海中一直盘旋的问题。他小心翼翼地抬起手放在她肩膀上。大厦里很热,但是她在颤抖。


 


“Pepper。”


 


她僵硬了,移开视线。然后她重新看向他的眼睛,那层蒙住她眼睛的湿润不见了,换上的是坚决的神情。


 


“如果Tony真的在神盾局能阻止他前杀了Schmidt,我们必须要准备好面对一级谋杀的指控。”


 


Bruce挣扎着忽视想到Tony会冷血地杀了某人时产生的不适。


 


“我不认为他们会指控他,哪怕……”他在说完前止住了,但是Pepper并不愚蠢,她能明白他的言下之意。


 


“他们会以此为筹码勒索他,试图控制他,Tony不是个杀手,这会……”


 


“Potts小姐,”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她,“Stark先生已经重获自由,将于十七分钟后到达Stark大厦。”


 


Pepper抬起头。


 


“他还好吗?”


 


“比以往更好。要我说,我发现这是他自从回归后,心情最好的一次。”


 


而当Pepper与Bruce对视,在一阵惊愕的沉默中,他们无话可说。


 


 


 


 


Tony刚刚降落在大厦顶层四十秒就看见有人匆匆向他走来。当对上那两双太过熟悉的眼睛时,他并不惊讶。


 


“你好呀,Pep。还有欢迎回来,Bruce,时机把握得真妙,我正准备会会我最亲爱的队友们。”他走向他们,战甲一寸寸被移走,他不需要假装快乐,他的微笑是真心实意的。“Jarvis,帮我呼叫其他复仇者们。我们有很多需要讨论的东西。”


 


“如您所愿。”


 


他离他们只有几米远时停下了。


 


Bruce很紧张,Tony只是扫他一眼就能明白他正挣扎着控制自己,同时怀着至少几十个问题等着他。Pepper看起来像是刚刚被点成了化石。


 


“所以?没点‘欢迎回来’演讲之类的?”


 


有那么一会儿,他收到的唯一回答只有发愣的沉默。接着Bruce叹了口气,脸上紧绷的表情替换成友好的放松。


 


“好吧,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都成了一群法外之徒?”


 


Bruce没有告诉他关于Schmidt的事,但是也没有瞒着他,不像其他人,而现在他说了‘我们’,伴随着一丝微笑,尽管担忧在他眼里闪烁。


 


Tony朝他微笑,惊讶地感觉到胸中逐渐扩散的暖意,既不是怨懑,也不是之前几天他一直想着的对一个人待着的需求。


 


“还不是,不好意思。”


 


“你还好吗?”


 


“比上次你问我时好得多。”


 


Bruce脸上的宽慰变得更明显,即使他看着Tony的方式仍然像在寻找隐藏的伤口。


 


“我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


 


“已经通知其他复仇者们了,Sir。我该告诉他们这次会面的主题吗?”


 


“别,就让他们来客厅吧;我喜欢瞒着他们,让他们晕头转向马不停蹄。”


 


Bruce犹豫了一会儿,接着退后一步。


 


“我会和其他人一起等你。”他说完就离开了,留Tony一人面对他的CEO。


 


就像她正等着这个时刻来临,Pepper一下子冲到他面前,两只手攥在一起。


 


“你什么都没说就被逮捕了。”


 


“Pepper,我能解释。”


 


就她的表情而言,他已经准备好承受一个巴掌。然而,她只是无言地抱住他,就和他回归的那天一样。Tony感觉到有只手抓紧了他的心脏。他又让Pepper担心了,他总是这样。为了他,她花了太多时间以泪洗面,脸上多了许多皱纹,心中多了许多痛苦。


 


但是这一次,她的拥抱再不会让他碰到就像被灼伤一样想要赶紧离开。


 


他回抱她,闭上眼享受难得的时光。没有即将到来的战争,没有关于精神变态神的纷乱思绪,没有血或孩子们的尸体,没有几乎成为敌人的队友。


 


只有Pepper,他的大厦,还有那股他真的回家了的安心。


 


她是先抽身的那个,但没有放开手,只是看着他的眼睛。


 


“你真的还好吗?”


 


Tony微笑。


 


“是的。”而这并不是一个谎言。


 


“那Schmidt呢?”


 


“他不怎么好。”一感觉到她僵硬了,Tony立马放开了她,举起双手作投降状。“跟我没关系。我被抢人头了。等我到的时候,那狗娘养的已经死了。”


 


Pepper皱眉。


 


“Fury?”她想了一会儿后,问。


 


“Loki。那个自以为是的混蛋比我还以自我为中心,看上去他把那个居然能在他制裁中活下来的可悲凡人当做他分内事了。”


 


Pepper抽了口冷气。


 


“Loki。”


 


Tony试图掩饰微笑,但是神坐在弹簧床上,Schmidt的尸体在他脚下,而他脸上镶嵌着纯粹的愉悦,这幅画面很难从脑海中清除。


 


“是的。”


 


“Loki,”Pepper再度开口,就像她仍然在消化刚刚得知的消息。“那个把你关起来,把你推下楼顶的Loki。”


 


Tony点点头,感觉愧疚敲打着他。


 


“关于那个……他其实没有真的想杀了我。”


 


“他是这么跟你说的吗?”


 


“是的。”他几乎没能阻止自己抓头发。“别这样,Pep,我在那里遇见他的时候,我的战甲还处于文件箱状态。我向你保证,如果Loki真的想我死,现在你就会是Stark工业的所有人了。”


 


Pepper的脸上混杂着忧虑和怀疑,接着闪烁出现在她的眼睛里,他吓得以为他又把Pepper弄哭了。


 


“我是你的继承人?”


 


“嗯,是的。你。还有Bruce,我给他也留了点遗产。其他分给了Happy和Rhodey。说起那个,我要把那两个不知羞的间谍从我遗嘱上抹去,然后给已经在老冰棍屁股里的棍子换一个震动棒,这样他大概会更开心。Jarvis,你有帮我做记录吗?”


 


“我录下了一切,Sir。”


 


等到他有胆量看向她,Pepper的眼睛还是湿的,但是那个感动的时刻已经被锋芒毕露的眼神取代了。


 


“所以,Loki。”


 


“是的。”


 


真的,Tony不知道到底哪个更糟,看她哭泣,还是面对她的眼神和所有他努力想避开的想法。


 


“他等你到那里,再杀了Schmidt。”她继续,指控的语气很显然地反射出她对整个事件的看法。


 


Tony有一股想要后退的冲动。


 


“他没等我,不如说我到那的时候,他才刚刚结束。”


 


“你不觉得他想要栽赃你吗?”


 


“不,他留下太显著的证据,证明他才是下杀手的那个。”Pepper脸上质疑的神情令他差点生气。“干嘛?你知道他是个特爱炫的惹事精。他绝不会接受让这种荣耀落到别人身上的。”


 


Pepper皱眉。


 


“你知道你在像他那样思考吗?你在理解他?”


 


“那只是因为我和他做了几天室友。”他耸肩,接着意识到一个更重要的细节。“你是怎么知道我在哪,我在做什么的?Jarvis告诉你的,对不对?”


 


“我认为Potts小姐有知情权,至少是一些不那么危机的细节。”人工智能在Pepper能回答前插嘴。


 


“你想得可真周到。”


 


“我是您创造出来的。”


 


“Jarvis告诉我是件好事。”Pepper说。她准备说点别的什么,但最终她只是把手放在他肩上,她的表情柔和了。“答应我下次别这么鲁莽了,好吗?”


 


Tony有一种荒谬的冲动,他想要抚摸她的脸颊。不是亲吻她,或是拥抱她,只是想让她明白他对她的喜爱和想要安慰她的心情,也许他应该为了他多次的闯祸和伤害她而向她道歉。


 


“你会相信我吗?”


 


她叹了口气,松开她的手。


 


“不。但是你能不能至少保证自己活下去?”


 


“你知道,现在你知道我遗嘱里写了什么。我以为你会要我做些极限运动或危险的休闲游戏,比如喂鲨鱼或偷航母。”


 


Pepper忍不住微笑。


 


“我宁愿等久一点再成富婆。”她的微笑多了些狡黠。“而且真相是,所有那些活动听起来都比你做过的安全得多。”


 


Tony也许会抗议,要不是Pepper看上去那么能言善辩。他清了清嗓子,含糊不清地哼哼了几声。


 


“我猜,现在你该想想会面时该说些什么了。”过了一会儿,她说。


 


“你想要旁听吗?我肯定Jarvis不会有任何意见。”


 


Pepper摇了摇头。


 


“我最好别掺和进去。你是英雄,我不是。”她与他擦肩而过,“别老是整晚不睡觉。”


 


Tony突然想要说点什么,这个突如其来的冲动灼痛了他的喉咙。


 


“Pepper,”他呼唤她,等着她转身,用尽全力不故作嘲讽或嬉皮笑脸。“如果Loki没有做,我会做的。我会亲手杀了他。”


 


她用同样肃穆的神情望着他。


 


“我知道。”


 


“你对此没什么话说?”


 


“我会理解你。”Pepper低沉地说,话一出口就碎在风里,但是她的声音坚定,毫不动摇。“即使我不同意你这么做,我也会理解你。但是你不是一个杀手,Tony。而我很高兴你没有成为一个。”


 


她最后淡淡笑了一下,留Tony孤身一人站在楼顶公寓里,挣扎在喉咙里意料之外的哽咽中。


 


TBC


拜托大家多多给原作者留言哦,长评短评都可以哦~

评论

热度(93)

  1. 赵某氏朋友,吃霜铁安利吗? 转载了此文字